抚州宇航飞秒激光,抚州宇航飞秒激光 价格,抚州宇航飞秒手术

来源:福建日报 2017-12-13 21:06:46 字号:

抚州宇航飞秒激光,

五年(前202)二月,刘邦在定陶(今山东定陶)即皇帝位后,决定将帝国的首都由关中栎阳迁徙到洛阳(今河南洛阳)。同年五月,一位名叫娄敬的戍卒来见刘邦,建议在关中另建新都。

娄敬是齐国人,被征调服役,前往陇西郡戍边。史书上说,戍卒娄敬,身着羊皮袄,推拉人力撵车,随同队伍一道,千里迢迢而来。经过洛阳时,他解下拉车的绳套,求见虞将军说:“臣下希望见到陛下,言事建议,望将军引荐。”

虞将军也是齐国人,当与娄敬有旧交。他同意了娄敬的请求,拿出鲜亮的衣裳让娄敬换装。娄敬婉言辞谢说:“臣下穿丝绸,就穿丝绸见,臣下穿羊皮,就穿羊皮见,不敢变换服装。”

虞将军知道娄敬是有备而来,于是将事情原原本本呈报刘邦。刘邦果然来了兴趣,当即下令召见,设酒宴款待娄敬。定都何处的谈话,成了酒席间的主要话题。

娄敬问道:“陛下定都洛阳,岂非是想要以周朝为榜样,求得同等的兴盛?”刘邦答:“是的,正是如此。”引入话题后,娄敬遂将早就准备好的整套方案说辞,层层展开,一一道说开来。

娄敬首先指出,周朝取得天下的途径,是十余代人长期努力的结果,难以成为汉朝师法的榜样。他说,西周营建洛邑,用来宣示德政,接受东方诸侯国的朝贡。东周迁都洛邑,是无奈下选择,没落中的困守。他认为,洛邑(洛阳城)之建立,始于武王时。洛邑地处天下之中,四通八达,并非据险阻而威临天下之地(西周的都城,在关中丰镐)。西周营建洛邑(并非建都),是出于宣示息兵释旅,以德政招致天下的意图,将洛邑打造成接受各地诸侯朝见纳贡的圣地。诚如周公所言,地处天下之中的洛邑,以其远近适中,利于诸侯朝贡。

古话说:“有德则易以王,无德则易以亡”,有德与无德,是国家兴亡之道。要在以德致人,不求据险阻人,是西周营建洛邑的理念和实践。西周隆盛的时候,天下和睦,四夷归心。在礼法德政的感召下,西周不费一兵一卒,招致四面各国,八方诸民相依归顺天子,共同承担贡职,莫不宾服。

到了西周衰亡的时候洛邑分裂为两部分,天下已经没有前往洛邑朝觐的诸侯了。如此事态的形成,是形势力量使然,已经与德政之厚薄关系甚远。娄敬进而指出,汉之取得天下,靠的是武功,而且是短期内频繁战争中的胜利。这种情况下,只能取法于秦,从而定都关中,是最好的选择。

听了娄敬的话,刘邦觉得有道理,他就这件事征求大臣们的意见。将相大臣,都出身于关东地区,多主张定都洛阳。他们劝谏刘邦说:“洛阳东阻成皋,西据肴山,北倚黄河,南临伊水洛水,是四面险固、进退自如之地。况且,周朝国运数百年,秦二世而亡,应当以周为榜样,定都洛阳。”

刘邦拿不定主意,单独请教张良。张良首先否定了定都洛阳的说法,他说:“洛阳固然是四面天险,可以进退之地。不过,洛阳城周围,平野狭小,方圆不过数百里,田地收成有限,难以自立坚持。另一方面,洛阳交通八方,四面受敌,是兵家用武的争夺之地,而非屯聚实力,威临天下的用武之国。”

“而关中则不一样。关中东面有肴山和函谷关,进退自如;西面有陇西腹地,沃野千里;南面有汉中巴蜀,物产丰饶;北面有草原牧场,牛羊马肥。地形上北西南三面可守,一面东出,可以制服各国诸侯。诸侯各国安定无事时,可以利用黄河渭河水道,漕运各地物资,供给京师地区,一旦诸侯各国有动乱变局,粮草军备又可以顺黄河渭河而下。关中的这种地势,可以说是金城千里,天府之国。比较权衡之下,娄敬的意见是对的。”

听了张良的话后,刘邦不再犹豫,当即决定:定都关中。娄敬也因此受到褒奖,被拜为郎中,赐号奉春君。高兴的刘邦意犹未尽,说是“娄”与“刘”,读起来一个音,你娄敬干脆姓刘罢了。从此以后,娄敬被赐姓刘,称刘敬。

戍卒刘敬至洛阳,脱挽辂,衣羊裘,通过齐人虞将军面见刘邦,建议迁都关中的事情,是司马迁写入《史记·刘敬传》的历史故事。两千年后,当我们重新阅读这段故事时,有些事情,如果不加以补充说明,怕是难以得到完整的理解。

西周的国本,在关中地区,西周的首都,在渭水南岸的丰镐一带。这一点,与秦相似。西周营建洛邑,出于经营东方的需要,标榜的是软实力,也就是娄敬所说的以德政招致天下,作用嘛,便于东方各国纳贡来朝,地位嘛,相当于东汉隋唐的副都。洛阳正式作为周的都城,是在平王东迁以后的东周时代。东周,是周的国势衰落、实力丧失的时代。都城洛阳,成了挂名天子的所在。

汉高祖刘邦及其一帮将相大臣的弟兄们,多出身下层社会,是些没有文化的武人,对于西周东周、丰镐洛阳的历史,哪里搞得清楚。娄敬是文化人,两周的历史,他是清楚的。不过,娄敬是策士,他知道故事该如何讲,如何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。所以,娄敬举周秦为例作对比,阐述应当建都关中时,他是有意含含糊糊,将洛邑作为两周的都城来讲述的。战国秦汉时代,游士剪裁历史,用作谈资论据的做法,比比皆是。对此,我们今天读史书时,一定要多加留意。

特别值得注意的是,这个历史故事的结局,用了“及留侯(张良)明言入关便,即日车驾西都关中”。这种传奇写法,更是易生当即迁都的误解。

汉之都城,有一辗转迁徙的过程。汉元年(前206年)二月,项羽分封刘邦为汉王,首都定在南郑(今陕西汉中)。汉二年(前205年)十一月,刘邦攻取关中以后,将首都迁移到栎阳(今西安市阎良区东北)。汉五年(前202年)二月,刘邦在定陶(今山东定陶)即皇帝位后,决定将帝国的首都定在洛阳(今河南洛阳)。刘邦接受娄敬和张良的意见,做出定都关中的决定,是在汉五年的五月。

娄敬建议定都关中时,汉朝的首都尚在关中栎阳。由此看来,娄敬的建言中,不仅反对定都洛阳,而且也有迁离栎阳,在关中选址另建新都的提议。否则的话,“即日车驾西都关中”,回到栎阳就万事大吉,何必如此大费周折。

古今中外,都城的选定,是关系国本的大事。西汉建国之初,刘邦君臣极为重视吸取秦崩楚亡的教训。项羽错选彭城为都,四面受敌,成为败亡的重要原因。对于新建的汉王朝来说,新都的选定,是慎重议论后的决定,新都的建设,是漫长持久的过程。娄敬所提出的在关中另建新都的建议,无疑是崭新的思路,贤明的方案,所以能够得到张良的赞同、刘邦的认可。

从后的历史来看,汉五年五月,汉朝政府决定在关中另建新都,只是最高层的一项决定,从实行的层面上看,尚是一纸空文。刘邦接受了定都关中的意见,“即日车驾西都关中”话语,不过是文学性的描述,表达刘邦当即不再犹豫,舍弃迁都洛阳的旧案,采用在关中另建首都的新计划而已。在新都选定建成以前,首都依然在栎阳,诸多重大的政务,也依然在洛阳南宫处置。

从以后的历史来看,刘邦采纳了娄敬的建议,做出了定都关中的决定以后,其具体执行,交由丞相萧何负责。在萧何的主持之下,新都的建设,由工匠出身的少府阳城延一手操办,耗时多年,逐步建成。条理下来,汉朝长安新都的建设,大致有以下几个阶段:

一、汉五年(前202年)二月,刘邦采纳了娄敬建议,张良附议的提案,决定在关中地区选址另建新都。

二、汉五年九月,开始修建长乐宫。秦都咸阳的渭水之南,有龙首山,山北坡上,秦时建有一座规模宏大的离宫——兴乐宫,幸免于战火,保存较好。经过勘测,萧何与阳城延以兴乐宫为基础,作为汉朝的正宫开始整修改建。未来的新都,将以此为中心。

三、汉六年(前201年),“更名咸阳为长安”,正式确定新都名长安,长安地区为新都中心所在。长安,本是乡名,属于秦都咸阳,在渭水之南,兴乐宫就在其境内。从此以后,秦都咸阳的地名,为汉都长安所取代。

四、汉七年(前200年)十月,长乐宫建成。在叔孙通的主持之下,刘邦在长乐宫举行了第一次朝仪大典。也就是说,汉朝宫廷,率先迁徙到长安新都。

四个月后,也就是汉八年二月,未央宫前殿、东阙、北阙、武库、太仓等建筑完成。至此,新都长安的建设大体就绪,以丞相府为首的汉朝中央政府的机构和职能,也陆续从栎阳迁徙到长安。

五、惠帝五年,长安城的城墙完成。古代的都城,以宫城为主。秦都咸阳,是一座不断扩展的开放性城市,有众多的宫墙而没有环绕都城的城墙。新建的汉都长安,也是先建宫室宫城。绕城一周的城墙之修筑,是在刘邦死后,修筑的时间,从惠帝元年到五年。

从此以后,一座高墙环绕的帝国大都,出现在关中平原上,其耀眼的光芒,当与亚平宁半岛上的罗马城交相辉映。

[责任编辑:吴燕飞]

推荐:更多精彩关注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

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